《商周alive》定義極簡新美學

「芬蘭人家裡幾乎不裝窗簾,」芬蘭家居品牌Iittala的創意總監Harri Koskinen笑著說,「因為我們用不到,而且也希望盡可能讓大量的光線進入寬敞的居家環境。」簡單一句話,說明了北歐民族癡愛光線的程度,以及化繁為簡的個性。

Iittala品牌形象圖_3.jpg

線條簡單、設計極簡而乾淨純粹、兼具功能和實用性,還能夠順利融入原本的居家環境之中?那你大概是見到了北歐設計沒錯!早在1930年代便開始蓬勃發展的北歐設計(Nordic design),可以說是現代主義(Modernism)與當地文化的結合。北歐設計多半可見於建築、室內裝潢、產品設計與居家生活之上;不同於荷蘭風格派運動(De Stijl)、瑞士達達主義(Dadaism),或義大利的未來派(Futurism)等直接受現代主義影響而緣起的思潮,偏向實作的北歐設計,少了點理論,但卻保留了不少當地風格的原汁原味;無論是在使用的媒材、展現的風格,與設計的主旨等,類似特色都可見一斑。

北歐設計的精髓

北歐民族的設計,多半乾淨俐落,風格極簡,強調功能與實用性,媒材多半以當地常見的材料為主,如木材、石料、金屬、皮革和玻璃等,有機,且訴諸環保與人文主義。在這個天寒地凍、日照珍貴的國家,自然條件多半相當嚴苛,人民對於大自然尊敬且珍惜,造就惜物如金的個性。他們只向自然汲取足以存活的部分,對於生活的需求向來精簡,也難怪北歐民族的創作,多半圍繞著極簡而現代的風格。「需要」,是北歐設計的基礎。

這樣的風格常被喻為「國民設計」,因為它的創作簡單而美麗,價格親民,以至於人人皆可負擔得起;如何設計出符合北歐設計的特色,考驗的是設計師的實力,而這些彌足珍貴的特性,卻是足以定義北歐設計。不過,如果你問任何一位北歐設計師,何謂北歐設計,很可能只會得到一陣無語。當我請親切的Koskinen定義何謂北歐設計時,他笑了半晌,不知該如何回起,接著一長串的解釋後,總結只有簡單一詞,即「所有讓生活便利的美麗物品」。對於北歐人而言,設計無所不在,從一台巴士、一道門、一個馬克杯,以至於一只雜貨提袋,都是設計的體現。你可以說,設計,是他們生活的方式。

Iittala口吹玻璃花瓶工藝_3

極簡設計的共同語言

不過,極簡可不是北歐特有的風格。北歐風格與1920年代起源於德國的包浩斯學派(Bauhaus)尤其相似;兩者都強調外型跟著需求走、設計簡潔而乾淨,並要能夠帶出設計材質原有的特色。除此之外,它們也同樣堅持作品需要維持極簡外型,更得有親民價格。Koskinen認為,較早發展的包浩斯學派,的確對北歐設計有深遠的影響,而包浩斯的實用主義理念,也在北歐設計中一覽無遺。不過,不同於前者,北歐設計留有更多關乎於自己文化與傳統的影子,在捨去許無用綴飾的過程中,卻珍貴地保留了在地風格。

事實上,不只是包浩斯,當代日本設計風格也和北歐設計有異曲同工之妙。相較之下,也許日本設計要更能貼近北歐設計風。Koskinen認為,北歐設計與當代日本設計同樣簡約,重視人本與自然的溝通;室內設計習慣大量留白,渴求空間與光線,在商品設計上,則同有簡潔而精準的形式,並強調工藝、原創性,經典,與極高的實用性。而兩者皆偏好使用有機材質,如木頭、石材與紙製品等。不過,讓兩者相同也相異的最大特色,莫過於北歐與日本民族透過設計以彰顯自身文化背景的特性。因此,即便北歐與和風設計如此類似,卻還是保有明顯的民族風格,而這也是包浩斯學派從不強調的一點。

建議圖二改這張

歷久彌新的經典設計

Koskinen認為,要說北歐設計能夠讓全世界喜愛的原因,大概是其簡潔而不退流行的經典風格。許多北歐設計的單品看來都簡單而樸實,雖然工藝出眾,卻不強調花俏的線條,因此能夠輕易融入原有的居家生活環境。而源自於「需要」的設計,也讓北歐設計的單品多了點人的味道。以Koskinen為Iittala設計的meno home bag系列為例。Koskinen說,「我幾乎每周末都會去鄉下,因此想要設計一系列好看又簡潔的大口軟袋,可以讓我放在門廊,周末提了就走。」

個性內斂而穩重的Koskinen,在訪談中話不多,但透過設計,倒是訴說了不少訊息。他為芬蘭國寶品牌Iittala設計了不少經典款;其中之一是自1999年至今,持續熱銷的經典商品Lantern系列。這組燈具特別之處,在於它不只讓光線向上穿透,還能往下流瀉,也難怪熱愛光線與穿透力的北歐民族,難以抵擋這系列商品的誘惑。

Alvar Aalto系列_Aalto花瓶160mm_透明色

不過,如果要妝點居家環境,北歐設計師大概會強調,東西不用多,實用好搭配才重要。身處設計中心的北歐五國,幾乎家家戶戶都留有經典設計,如芬蘭國寶設計師Alvar Aalto於1963年設計的Alvar Aalto系列花瓶,便是最好的例子。「在芬蘭,幾乎每個人家裡都有一只Alvar Aalto花瓶,我家也不例外,這是我媽留給我的,」Fiskars集團居家生活部門全球副總裁Päivi Paltola-Pekkola說,「這個花瓶如今還是我的最愛,它有機而流線的外型正代表了芬蘭千湖之國的美譽。」也許,好的設計就該如此,永久留傳,經典而具時代意義。

*原刊於《商業週刊alive》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