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農配得上貴千金

上厲害餐廳時,我不喜歡自己帶酒,而是傾向讓侍酒師自由發揮,依餐搭酒;搭出的成果能夠令人驚豔最好,就算沒什麼驚喜…

告別香檳笛型杯

就在臺灣餐廳認真地為香檳與氣泡酒購買像樣的專業笛型杯之時,國外其實有愈來愈多侍酒師與葡萄酒專家捨棄了笛型杯,改…

如品味陳年美酒

近十年前剛進入葡萄酒媒體時,愛上了一本《開瓶》,就是這本散文集,讀出了我對林裕森的第一個印象。這期間有好長一段…

韶光荏苒之美

記得幾前年剛進《Decanter》時,第一個讓我心驚膽顫的大專訪,就是澳洲重量級酒評家James Hallid…

酒杯裡的2015

今天下午收到了Wordpress寄來的年度報告,詳細統計出我的網誌一整年的流量、發表模式、熱門內容與訪客分析等…

硬底子梅洛

葡萄酒的世界就是這樣奇妙,規則總是很多,例外卻又屢見不鮮,如何在了解規則的制訂,和體會例外的存在,才是學習的重點,也才是葡萄酒美妙有趣之處。